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东方的血成了西方解渴的可乐

发布时间:19-12-06 阅读:836

东方的血成了西方解渴的可乐

喷鼻港无雪

难免上火

有人在凛冽的风中

一边种树,一边砍木

有人忘了“巢毁卵破”

有人冷眼旁不雅,窃笑

凿空唐魂汉魄

在宵夜的碗里

盛满了刀碰撞的声音与毒酒

看上去气色苍白的海

蜷曲在冬的暗中之中

无人挺身而出

东临碣石的曹操没有了

独当一壁的孙权没有了

三顾茅庐的刘备没有了

一个袁术,一个袁绍

何以撑起东汉倾斜的大年夜厦

诸葛亮还在做梦

喷鼻港无眠

难免呻吟

东方的血成了西方解渴的可乐

不要再走这条路了

我闲坐在深圳河的此岸

等一帮孩子重返课堂

(诗/吴再)



上一篇:女童眼睛被塞纸片 事情真相是什么谁塞的纸片
下一篇:没有了